mogita

満開の花が似合いのカタストロフィー

📖 多梦的睡眠

Sep 7, 2012
8 min read

从昨天到今天,就像从江的北岸到南岸,不知为什么,就是过来了。

1、可知

可知和可确定是两件不同的事情,我时而会分不清它们的界线。可知是一种引诱,无论旅途是长还是短,坎坷还是平滑,它总在那里等着我开启。可确定则让我生疑,因为就算开启了可知,它真的就是我想要的吗?
这个角度的我,是在被牵引到一个答案上。
可知关于真假,可确定关于勇气。
我是多么缺乏勇气啊。

我已经忘掉了求知的原因。也许是有过一种通过知晓世间之理而让自己对某些问题感到更加确定的渴望吧。现在顿觉可笑。
了解地越丰富,我便越孤独。
知识给人的安全感是不真实的吧。
比如,我不再相信鬼魂,心灵中本该令他们存在的位置被打扫一空,洁白干燥的空间里,孤寂的要死。
我闭上了能够看到朋友心灵的眼睛,我的朋友们,请尽情怪罪于我,这样能让我变得更加清醒一点。

存在的前因和后果是循环着的。

2、理

如果在最初,有人能够清晰准确地告诉我,理对我而言算作什么,对我于其他人来说又该扮作什么角色,世界应该会多一个快乐的人,而不是多出一个情绪的空洞。
它不是饭食,多了不撑,少了不会死。它也不是钱财,多了不能换取同情,少了不会遭致白眼。
它只是宁静的沙漏,只不过它的流动不以时间为条件,而是根据欲望来流动。宁静的欲望,一种人比兽多出来的欲望。静欲。
而且,沙子不会增加也不会减少的,所有的挣扎,都会在轻松的一个翻转间归零,一切都将化为初始。

我在继续追寻它。诚实地说,是真的,我在追寻它。
但进一步的诚实可能会让我感到不适:我只是因为曾经碰触到过关于它的一星半点,从而出于虚荣想要更多。并非我需要它、想要它,而是我猜想别人会喜欢看到我拥有更多它。
这种无奈的低头微笑,就好像上一辈人的职业生涯,同样是经历,同样是人生成就,只是自己在哪里,他们并不愿朝这边多想。诚实就像黑夜一样让人生畏,人最害怕的莫过于一道白光照亮对面站着的自己,每丝皱纹都看得一清二楚,所有疲惫和劣习都尽收眼底,看到自己这个样子,欲哭无泪。

为了来之不易的愉悦,一直闭着眼走下去么?

3、烟草

我怀疑烟草里的激情和麻痹。然而它穿透喉咙的一瞬,确实产生了一种积极的情绪。所以,我不想再啰嗦关于它的好坏。和所有存在一样,它的存在是好还是坏,取决于看待它的心灵是正面还是负面。

我对它的嘲笑更是讽刺呢。看看我每夜睡前都感到的不安和恐慌吧,原来我自己才是中毒至深,在泥泞中流亡的魂魄。

那真是讽刺啊。没有缘由的讽刺。

4、睡眠

梦境是个安全的港湾,但只在它没被任何人发现的时候。比如,一张被子,撑起的是一辈子里最温柔的天地。
爱也好,不解也好,麻烦的问题也好,都被挡在被子之外。唯一让我感到尴尬的只是一点点消逝的氧气,这可真是驳斥自给自足观点的最强音呢。
这竟也成为让我多梦的原因了。
对生的贪恋使我不敢就此睡去,怕再也爬不出这片小天地。尽管这里有着深深吸引我的风、温暖、细碎的凹凸感、回忆里轻柔无味的气息、冰凉的波浪,我不敢就此睡去。我爱它,它却感受不到我的向往,于是风停了,气温凉了,沙粒凝结成块,只是平静地面容,不再有甚至一点细浪。

困倦袭来,不得不睡了。梦里有什么,似乎也不再重要了。还是我的小天地吗?大概有完全不到二万分之一左右的可能性吧。一生只一次前往的机会呢,算算看,是不是差不多二万左右?
如果不是,难道就不睡了?

是的,我会一直醒着,不敢再睡去。否则,才是对我的扭曲呢。心里的世界,我会好好照料它,保持第一次看到它的神情。
是的,它将刮起风暴,冷热无常,锋利而坚硬,每次呼吸都污浊不堪,水草丛生满是泡沫的水体,有什么关系呢?无论何时,如果幸运的话,它的召唤便会令我毫不迟疑地死死睡去。

5、启示

世界的终极答案在哪里?在于我的消失。
我的存在带来的问题,将随着我的消失而得到解决。

如果我生来是一台无生命的机器,我希望被灌注你的生命。
可惜,你们都不这么认为吧。
因为太欣赏你们了,便欣喜地唱起不成调的曲子来。躺在你们组成的音符、段落里飘动,听着你们高声的嘶喊和轻声的叙述,终于找到了最美的东西。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