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gita

満開の花が似合いのカタストロフィー

📖 从旷野到雾都

Dec 5, 2013
3 min read

幻想就是荒漠,星斗的美幻并不与他相干。

所以,在这荒漠里,对着天空喊「我们走吧」,奇迹就真的会按照「反期待定律」那样不发生。就这样,欣喜着,愁苦着。好像再走出一步,自己就下落不明了。

像现在这样,每天沉溺在分秒连续的思念里,又往往以「太羞耻了」作为一个段落的休止,而短时间地返回到现实的时空里。天体苍穹从不对我作出任何回应,只最大限度地容许我的存在。

这真的让我怀疑起自己存在的意义了。

你就像巫女手中的镜子,反射出我所有的失意与不成器。所以我是有多么不堪见到你,看着对面的我说「那很好啊」「我是很有信心的」「你要加油」的你,又怎么会知道。

有朝一日我会在自己的梦里消失,又在第二天醒来,穿衣洗漱,吃面包,去那一个个陌生的老地方。

Phone booth

哎呀手一滑就又是一堆胡扯般的喻说。我哪有这么多没用的心思。上海这几天的颗粒物污染爆表,让我觉得不安,连海边城市也不能幸免(好吧我的高中地理课都是睡过来的)。在武汉曾亲历过在京城之外的污染,只有那一次。

北京依然是那个样子,灰褐色的空气里有焦味、酸味和针尖般刺人的气味,这没有阻止我和在爷心血来潮地跑去看了≪ 无人区 ≫。回来的黑的师傅非常客气,车里也十分整洁,一路都没搭一句话,这让我心里很宽慰。当然从大望路到四惠是坐上地铁末班车了的,在爷又说起自己总能在最后一刻赶上汽车火车的本领。要是算上上次从上海回来在机场的惊险最后三百秒,在爷的技能列表里可以正式添加「最后一刻赶上飞机」这一项了!

最近都在用手机客户端写字。太喜欢啦!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